闪联信息产业协会
微信

在理想和现实间寻找契点——访闪联信息技术工程中心有限公司

2018-11-29阅读:272次

在理想和现实间寻找契点——访闪联信息技术工程中心有限公司

叶宏奇

 

 1

“闪”代表速度,“联”代表动作,意思应该是,利用或通过某种介质,把几个或更多,相关与不相关的产品瞬间联在一起,实现某种功能吧?
记得小时候,一条沱江把家乡的城市隔成了城南和城北,连接城市的唯一方式是渡船——人畜车辆像蜜蜂一样,拥挤在逼仄的蜂巢里,孩子在哭,鸡鸭在叫,男女在吵架,牛羊在拉屎拉尿,还有老农靠在栏杆上“吧嗒吧嗒”地抽烟……我们经常跟在人畜汇成的洪流里,往来于城南与城北之间,听着高分贝的嘈杂,呼吸着污浊的空气。

后来,江上修起了大桥,一座,两座,车辆行人各行其道,谁都不用皱眉头,谁都不用捂鼻子掩嘴巴!

渡船和桥梁是把城市南北联起来了,让城市没有了天堑沟壑,但论方便快捷,安逸舒适还是桥梁吧。

在去闪联之前,我查了一下公司的情况,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它是由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国家标准委员会和北京市政府联合支持,于2006年3月在北京正式成立的。所有明白人都能看出来,能获得上至国家部委,下到地方政府关注支持的企业,一定肩负着某种重要使命,某种重大责任,被赋予了某种特别的期望!

不仅如此,成立之始,包括邬贺铨、杨芙清、何新贵、李国杰、陈俊亮、王越在内的六位两院院士分别致辞,对闪联寄予了厚望。其中,陈俊亮院士这样表达了他的希望“闪联通过制定先进的产业技术标准,规划未来产业格局,提升未来中国企业在该领域的技术创新能力和竞争优势,改变我国在电子信息领域产业大而不强的尴尬局面。”

果然,它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不是一家只能盯着效益和利润的公司,它的肩上扛着沉甸甸的重担,就像战场上的突击队,能否扭转战场被动局面,能否带领部队顺利突围,就要看这支队伍的智慧和骁勇善战了。

接下来要说它的发起股东:联想、TCL、长城、长虹、创维、海信、康佳、中和威。这些在国内IT业和家电业雄踞一方的龙头老大,为什么对成立这样一家技术研发型公司如此情有独钟?这里面究竟隐藏怎样的秘密?要讲实力,要讲市场占有,要讲资金充裕,很多同行只能望其项背,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决定做这件事——通过闪联,把行业分割和技术迥异联系在一起,研究制定相关国际标准!

为此,他们牵头制定了我国自主的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闪联)系列标准,并推进了闪联标准向远程广域网访问领域的升级换代。

2015年4月,随着《信息技术 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 第7部分 远程访问 系统构架》正式由ISO/IEC发布为国际标准,仅十年时间,公司已有8项IGRS标准(ISO/IEC 14543-5系列)被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SO/IEC)正式发布为国际标准。

人们常说十年磨一剑,而8项标准的陆续诞生,可以想象,背后经历了多少步履维艰。

国际标准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简单地提一下最近发生的“中兴事件”,就不难理解了。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5月初,中兴通讯公告称,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一个曾经代表着中国通信业发展的庞大帝国,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变得摇摇欲坠,几十万员工面临失业。仿佛,这个类比不一定贴切,但意思一样:没有自己的标准,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你只能永远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稍微一跑偏,别人就会立即吹响哨子,判你违规,把你罚下场。

再看公司成立后都发生了什么: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王岐山、刘延东、刘琪、郭金龙等先后到公司参观考察,指导工作,殷切希望公司打造更多的国际标准。如此密集的领导人到访,对于企业来说恐怕并不多见,足见各级对闪联发展成长的厚望!

基于对闪联的初略了解,我开始想象它的美丽和气魄:在上地街道某一个绿荫掩映,花草繁茂的园区内,乳白色的小楼,像一位深藏不露的贵妇,虽然没有雕饰的奢华,但天然的雍容华贵让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为之倾倒。

当我按图索骥找到那里时,却暗暗吃了一惊。

东北旺路本来就显得陈旧而且有点破败。从一个入口向东拐进一条无名小路时,我怀疑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点什么:右边是一片荒芜的长满杂草的园子,一群麻雀在草丛中叽叽喳喳肆无忌惮地闹腾,那里显然早已成为它们的世界,我的出现成了入侵者——它们愤怒地飞起,用集体俯冲的方式向我提出抗议。好在雨后弥漫在空气中的青草芳香,让人有种回归田园的惬意。

路的左边,是一排被围墙遮挡的平房,从敞开的大门往里看,辨认出是一家快递公司的分拣中心。直到路的尽头,才看见一块插在墙根的铁牌,一尺来长,六七寸来宽,上面赫然写着 “闪联”两字,并配有一个指示箭头。

虽然最终没有走错路,但我着实震惊了。

顺着箭头指示的方向走进一个小院,迎面是一栋毫不起眼的二层小楼,楼顶盖着蓝色的铁皮瓦,感觉像是一家超市或什么卖场之类的地方。然而,门楣上公司的名称和logo分明在提醒我,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直到跟副总裁杨辉洲聊到最后,我才清晰地感觉到:一个科技企业成功与否,跟它的办公大楼是否豪华没有任何关系,就如一个人是否强大跟他穿什么衣服,开什么车子,住什么房子没有必然联系一样。在美国硅谷,许多著名的科技成果都诞生在车库里,地下室,甚至杂物仓库。

 2

孙育宁博士是闪联的掌门人,也是当年的创始人。

这位1997年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软件工程博士后工作站毕业的学者,早在2003年就承担了国家发改委标准专项“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标准研究制定”工作。
当一扇扇大门在眼前徐徐打开的时候,他目睹了院子里的热闹与繁华,也看到了凋敝与没落——此时,我国的白色家电行业已如日中天,许多知名品牌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认可,跟传统家电王国日本、韩国等已成并驾齐驱之势;计算机IT行业群雄并起,也在奋起直追,开始在国内国际崭露头角,无论产品质量还是生产规模,正在逐渐获得世界同行业的认可。但是,几乎没有一个环节,一个零部件,一个语言程序是由中国人制定的。换句话说,我们长期被关在了门外,现在允许你进来了,但没有发言权,只能按照人家已经设计好的路径向前走。

标准,标准,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的博士后。不是为了挑战谁,更不是为了改变现有的国际标准,而是为了通过努力,在行业里增加中国人书写制定的标准,让中国人的智慧为行业的规范发展进步做出贡献。虽然他正在承担国家863重大项目“联想深腾1800大规模计算机系统”研究工作,虽然他身兼着联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和联想集团副总裁的职务,还有许多行政事务要做,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开启了基于3C标准工作的构想。

他的想法得到了联想决策层的认可,一个叫“闪联标准工作组”的工作架构开始孕育。

根据国家标准委的相关规定,工作组需要至少五家企业参加才能获得批准,于是,他向八家企业发出邀请。在这里,孙育宁博士打了一个埋伏:即使有三家不愿参与,也符合条件。没想到,当企业家们看完他的方案后,热情高涨,一致表示愿意成为发起成员单位。

接到回复,孙育宁博士既感动,又感到压力山大——这不仅是一份信任,更是一种情怀和理想——中国企业必须融入世界,增加在国际市场的知名度和竞争能力!
为了便于工作,孙育宁博士又提出筹备“闪联信息产业协会”,鼓励吸引更多企业参与到标准制定中来,他被推选为首任理事长。截止到现在,协会已吸收会员单位近200家,涵盖了信息通信、消费电子、金融等领域。

从开始构架闪联到公司正式成立,孙育宁博士带领他的团队走过了怎样近三年不平坦的道路,包括杨辉洲副总都记不清楚了。那些日子,团队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煎熬,一次次的失败让一些年轻人丧失了信心,纷纷离他而去。孙育宁博士不挽留,更不责怪——所有人都有获得成功的权利,他们没有错。

2006年8月15日,是一个秋高气爽,阳光灿烂的日子。天空的湛蓝舒展跟公司所有员工的心情一样,一扫连日的阴霾和抑郁,终于可以畅快地呼吸了。这一天,离公司成立刚好半年,这一天,总裁孙育宁博士将在一个论坛上向外界宣布:经过两年多的努力,闪联递交给ISO,也就是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国际标准提案,获得了高度认可,以绝对的高票被接纳。包括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明显支持闪联。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这意味着十几年来,中国“没有新标准”的尴尬将被彻底扭转!

有心人检索了一下,最近十几年来的ISO中,中国人的提案几乎是空白。

这个由中美英苏法等25个国家发起,成立于1947年的非政府组织,本着“在世界上促进标准化及其相关活动的发展,以便于商品和服务的国际交换,在智力、科学、技术和经济领域开展合作”的宗旨,已成为促进商品和服务国际化最权威的机构。然而,作为发起国之一的中国,却因故常常缺席,自己给自己交了白卷!
孙育宁博士同时宣布说,自己刚刚从日本和韩国回来,两国的信息情报部成员专门听取了闪联标准的情况报告,并且制定了他们的国家政策。美国最权威的亚洲所,美国政府智囊团也专门撰写了一份报告,其中特别提到了闪联标准。

国际社会的承认给予了孙育宁博士和他的团队无比的信心和鼓舞。

大家更加坚定了当初的选择,明确了“在制定闪联标准的同时,致力于把闪联打造成一个民族的高端品牌”的追求——通过闪联的产业化成功,提升整个中国信息和家电产业的价值,特别是闪联联盟厂商的品牌价值,在国际舞台上向世界展示中国企业的实力。

在推动闪联标准化健康快速发展的同时,孙育宁博士在相关领域的研究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2005年,“联想深腾1800大规模计算机系统”项目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同年,“国家网格主结点-联想深腾6800超级计算机”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06年,获国家质监总局设立的首届“中国标准创新贡献奖”一等奖。同年,获得2006北京IT“十大杰出贡献者”称号。
2008年,获得中国计算机学会“王选奖”一等奖。同年,当选“中关村科技园区20周年突出贡献个人”;获得中电标协“2008电子信息产业标准化杰出人物奖”。
2009年,获得“建国六十周年·共和国十大创新企业家”荣誉。
2010年,获得“争创科学发展示范点、争当科学发展排头兵”主题实践活动优秀共产党员。
2011年,获得中共北京市委社工委“北京市社会领域优秀共产党员”。
2013年,获中国自主创新评选委员会“2013中国自主创新领军人物”奖。同年,获2013中关村十大年度人物奖。
2014年,获全国工商联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2015年,“普适计算关键技术及支撑平台”项目获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同年,获“2015年度中关村高端领军人才”称号;“普适计算软硬件关键技术与应用”项目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就像沉寂千年的火山,在这一刻爆发了。奔涌而出的岩浆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壮观景象,令人目不暇接:仅仅十年的时间,孙育宁博士向闪联董事会,向闪联联盟企业,也向自己的人生,呈交了一份份画满红勾的满意答卷。这里特别要提到 “普适计算软硬件关键技术与应用”项目。它是基于云计算、物联网等基础性技术的普适计算平台,跨越了不同嵌入式系统,能够让不同设备有效互联,使不同设备之间的内容、服务与用户形成有效沟通。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提供适用的信息服务,具有广泛而深远的产业前景和影响。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不妨对普适计算做一个简单介绍:它又称普存计算、普及计算(英文中叫做pervasive computing或者Ubiquitous computing)。这一概念强调和环境融为一体的计算,而计算机本身则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在普适计算的模式下,人们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进行信息的获取与处理。普适计算的含义十分广泛,所涉及的技术包括移动通信技术、小型计算设备制造技术、小型计算设备上的操作系统技术及软件技术等。在信息时代,普适计算可以降低设备使用的复杂程度,使人们的生活更轻松、更高效。实际上,普适计算是网络计算的自然延伸,它不仅使个人电脑,也包括其它小巧的智能设备,都能连接到网络中,从而方便人们即时获得信息并采取行动。

 3

 

按照闪联的工作规划,他们将在两个方向展开作战。

孙育宁博士就像站在指挥所沙盘前的指挥员,要把手里不多的兵力和装备,投入到不同的战场。是胜是负,不光取决于决心,更取决于实力,但他们的实力实在可怜得很。

公司股东虽然都是些一呼百应的大企业,但刚刚起步,什么业绩都没有,拿什么来说服人家投钱?尽管如此,孙育宁博士依然坚持最初的理想,毫不动摇。

主攻的第一个山头是推动自主知识产权,制定自己的技术标准,使之成为国家标准乃至国际标准。以标准为纽带,带动行业规范化。很快,他们做出了一套原创体系,并获得了成功。

获胜看来也不那么艰难,只要有聪明的智慧和执着的精神——诸葛亮就经常带着一伙装备不精良,训练也不够专业的蜀汉士兵击退了曹操的精兵强将。
胜利的喜悦还没有褪去,主攻的第二个山头却传来了不幸,甚至令人失望的消息。

望着那个方向——承接联盟企业使用的共性技术研究。这是股东们希望实现的目标,当然也是闪联必须攻克完成的作战任务。

事情发生在2007年。应联盟成员海信集团的邀请,双方商定联合开发一款智能电视机顶盒。

在缺乏稳定的网络平台,现有机顶盒设备CPU速度很慢,操作系统不明确,技术基础不清晰的情况下,双方共同组建了一支20人的攻关小组,开始夜以继日地开发研究,目标是开发一款底层操作系统,以完全免费开放的策略,拉动相关厂商的合作,形成统一的国内标准,最终成为国际标准。

一年以后,智能机顶盒初具规模,并进入市场进行试验性使用。

然而,因为各种原因,研究成果没有及时进入孵化器孵化,后续资金,技术没有跟进,成果转化被搁置了。

杨辉洲副总裁是项目的参与者,回忆起这段经历,内心立刻波澜起伏,充满辛酸。他连续用了三个如果,如果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如果有资金的持续投入,如果我们及时转换一种方式,也许……

因为就在这一时刻,在美国硅谷,一起看似不经意的收购案正在悄悄上演。谁也没有意料到,这起并不重大,也没引起多少波澜的收购,在未来的十几年时间里,会迅速改写世界电子产品市场格局,让诺基亚、索尼、摩托罗拉等名噪一时的著名企业纷纷缴械投降,成为大多数厂商不得不使用的系统提供商,雄霸天下。

2005年8月17日,谷歌收购注资了成立才一年另十个月的安卓,组建开放手机联盟,开发改良原有设计,并逐渐扩展到平板电脑及其他领域上。
2007年11月5日,谷歌公司正式向外界展示了名为安卓的操作系统,发布了Android(安卓)的源代码。
2008年,在Google I/O大会上,谷歌提出了Android HAL架构图,同年8月18日,Android获得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批准。

从2008年9月谷歌正式发布了Android 1.0系统,也就是Android系统最初的版本,到2011年9月19日发布全新的Android 4.0操作系统为止,前后仅用了三年时间。而这三年,Android手机已占据全球智能机市场48%的份额,并在亚太地区市场占据绝对优势,终结了Symbian(塞班系统)的霸主地位,跃居全球第一。
眼花缭乱的电子世界要么关门歇业,要么改行掉头,三分天下格局就此形成。

杨辉洲副总裁的三个如果,既包含着无限的惋惜和深深的遗憾,更充满了一个科技工作者壮怀激烈的悲怆与无奈!

他解释说,从后来安卓系统和应用程序的架构看,我们是不谋而合的,因为科学都有章可循。也就是说,在那个时期,我们跟谷歌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我们的研究能力、架构、安全、存储器管理、程序管理、网络堆栈、驱动程序模型等,都如出一辙。

当然,世界上没有如果,闪联也没有如果。正是因为没有如果,公司才下定决心:要实现企业的长足发展,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加入这支队伍,必须具备持续的营收能力。

 

 

  4

 

 

2009年2月,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由深圳市闪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牵头,八家股东单位共同筹建的国家级实验室——电子信息产品协调互联国家工程实验室(简称闪联工程实验室)在深圳南山区金谷创业园隆重揭牌。

这是我国电子信息行业一个标志性事件。

实验室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和国际领先的IGRS标准为核心,以建设全球3C协同领域研发和创新基地为目标,以具有产业领导里的骨干企业为依托,不断推进IGRS标准国际化进程,面向整体电子信息产业提供标准、技术、开发平台、产品方案和测试认证等方面的支撑,凝聚、培养3C协同领域技术创新人才,开展产业技术研发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至此,我国电子信息产业有了自己的交流合作平台,有了自己的,领先国际的标准推进中心!

2010年,公司尝试做整机,直接提供给企业,同时涉足各种智能应用解决方案和物联网。

然而,此时的智能智慧市场,已是公司林立,派系纷争,刀光剑影——有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有才从学校毕业雄心勃勃的大学生,也有拎着一台手提电脑四处找项目的个体户,还有刚从国外涌进来的外资……大家摩拳擦掌,绞尽脑汁,都希望在这个巨大的市场里分到一杯羹。

搞研究,闪联的每一位员工都是行家里手,搞市场,还真没有足够的自信。过去的业务,都是企业送上门来,现在,却要自己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去找,这无疑是自己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

尽管如此,闪联没有犹豫。改革开放,就是要建立由市场配置资源的经济运行规律。而这个规律,是由需求决定的。你研究的方向,研究的成果,只有经受住了市场的检验,才能证明它是科学的,有价值的。他们兵分几路,找客户,搞调研,摸清市场的现状和需要,凭借多年的研发经验和技术积累,编写解决方案,迅速占领了行业的制高点。相继制定了“闪联智慧家电解决方案”,“闪联智能终端解决方案”,“闪联智能家居解决方案”,“闪联智慧教育解决方案”,“闪联智慧医疗解决方案”等一系列功能齐全,实用性强,操作方便,易于推广的“闪联品牌”。

在智慧教育解决方案中,闪联从校园开始,进入教室,直到课桌的电子化,大屏灯光音响电脑新风系统,每一个环节的能耗,开关机状况,运行状况,都一目了然,可以随时操控。比如,放学了,老师和学生都已离开了教室,而某一台设备的电源还没关,中控室都会了如指掌,及时进行处理。

由于闪联技术体系的完整性和各种解决方案的完备性,2011年,闪联享屏技术在多个厂商的智能电视中实现预装,产业化进程进入一个全新阶段。

2013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开幕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闪联展示了一系列基于闪联国际标准的创新应用与产品,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孙育宁博士说:“在展会上,闪联不仅为用户带来了带有享屏多屏互动技术的智能电视,还为非智能电视用户带来了全新的Linxee A5无线高清影音伴侣,使普通电视市场用户也可以享受到‘享屏’带来的无限乐趣。闪联Linxee A5无线高清影音伴侣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具备多屏互动功能,完全打破了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与电视靠线来连接的时代,实现无线互联、无线投屏,支持将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端的PPT、音乐、视频、图片等资源无线传输到电视端显示,真正实现了小屏变身大银幕的视觉新体验。”

他至今还记得当年的情景,那时,他的喜悦是由衷的,担心和忧虑也是由衷的,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就闪联本身的创新能力和技术积累而言,在国内已经是首屈一指了,但跟发达国家相比,其实才处在起跑阶段,未来的路还很长。好在,这一步已经迈出去了。

2014年2月,闪联正式成为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总体组成员单位,主导IEC智慧城市系统评估组(SEG1)中WG4“智能家居用例”和WG5“智慧教育用例”工作组的工作,并承担ISO/IEC JTC1智慧城市研究组(SG1)的编辑工作。

闪联用智慧和耐心撬开了市场的大门,更用精良的制作和周到的服务架起了与客户之间的桥梁。

然而,闪联毕竟不是一家仅仅为了挣钱,为了用利润回报股东的企业,而是一家有理想有抱负和责任感的公司,它的关注点应该更高更远更新,更具有全局性和战略性。

根据孙育宁博士的提议,经董事会研究,除了走好现有的道路,还需要开辟一条新路——紧盯物联网领域,开发物联网基础模组和相关技术,继续推进标准化建设!

已经错过一次机会,不能再错过了。

刚从深圳回到北京的公司副总裁杨辉洲受命对闪联未来发展做战略规划。

这位当年海信机顶盒事件的亲历者,原本做技术工作,后来曾离开闪联到外面做市场和产品战略,他深知研发的艰辛和不易:需要有战略的坚持,有资源的支持,并经受住赢利周期漫长,甚至失败的考验。也就是说,作为企业,必须要有大规模赚钱能力作为支撑。但是,假如企业在衡量部门价值时,仅以经济指标为依据,这些战略性部门是生存不下去的。

以谷歌为例,安卓部门就不赚钱。这不仅体现在研发和版本更新上不赚钱,在使用上也不赚钱,它向全世界用户免费开放!正是因为这种免费午餐,才为它赢得了市场占有率。而依靠这种几乎垄断的超级市场占有率的优势,就可以轻松建立起应用市场或广告推荐等营收模式,同时这个操作系统也成为google的最重要移动互联网入口,为其更多的云服务提供巨大的用户流量。

杨副总裁是在讲谷歌的故事,但分明听出来,弦外之音,也是在讲闪联的未来。